鸢久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

关于长寿面的小故事


  无心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面条,有些吃惊的看着萧瑟,“萧老板,这是你亲自做的?”


  萧瑟点头,“对。”


  无心拉住萧瑟因为端着碗而变得有些通红的手,放在手心,哈了口气,“今日是什么日子,我们萧老板居然亲自下厨了?”


  萧瑟伸出手点了点无心的光头,“小和尚,今日是你生辰。”


  无心愣了愣,看着萧瑟,萧瑟叹了口气,“以后你的生辰我都会给你做一碗长寿面,来给你庆生。”


  无心红了眼眶,“之前我的生辰只有老和尚给我过,如今,老和尚也走了。不过还好,小僧还有萧老板。”


  萧瑟看似粗鲁,实则温柔的擦去无心不自觉流下的泪水,“吃吧,往后余生有我陪着你呢。”


  无心点点头,夹起了面条,发现是完整的长长一根后,疑惑看向萧瑟,萧瑟支着头,解惑道,“长寿面,自然要长,寓意平安与长寿。”


  无心又看了看碗里的面条,“小僧难道要一口气全部吃进去吗?这个,有点难度啊!”


  萧瑟摇头轻笑,“这倒不是不用。”


  无心松了口气,在萧瑟的注视下吃完了整碗长寿面。


  夜深,无心抱着萧瑟躺在床上,“萧老板,小僧是第一个尝到你手艺的人吗?”


  萧瑟白了无心一眼,“自然不是。”


  无心微微有些吃味,“那是谁这般有幸第一个吃到了萧老板的面?”


  萧瑟把手放到了无心揽着他腰上的手上,“是父皇,在父皇的生辰时,我把面给父皇送去的时候,父皇还说什么身为皇子怎么可以下厨,简直失了皇子的身份,可是我看父皇分明开心的很。”


  无心反手握住了萧瑟的手,“你父皇倒是同你一般,都口是心非。”萧瑟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无心紧了紧手臂,“萧老板,以后你生辰之时,小僧也为你下碗面,如何?”


  萧瑟动了动身子,趴在无心胸膛上,头发微微披散下来,“噢?无心大师也会做长寿面吗?”


   无心轻轻摇头,随即又笑道,“这不是有萧老板吗?”


  萧瑟撇撇嘴,缓缓凑近无心,说出了让无心心动不已的话,“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无心眸子瞬间暗了下来,“萧瑟,你这是明天不想下床了吗?”


  萧瑟挑衅一笑,“今日是你生辰,自然是你最大,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无心勾唇邪笑,“小僧恭敬不如从命。”


  夜已深,无心才放过怀中人,清洗过身子之后,无心又把人抱入怀中,轻轻拭去爱人眼角的泪珠,“萧老板,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


  啊,明天要去学车了,哭唧唧


一世心安


  因为没看过原著,所以可能会与剧情,人设不符


  ----------------------------------------------------


  蓝曦臣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云梦的清谈会,看了一眼金光瑶和聂明玦,眼眸微闪,这时,江氏宗主江澄说话了,“此次会议先到此吧,蓝宗主留一下。”


  等众人都散去后,江澄看着蓝曦臣,“蓝曦臣,你也来了?”


  蓝曦臣看着江澄眼里的笃定,点点头,“如今是什么时候?”


  江澄转着指环,“这里与我们那里不同,没有火烧云深不知处,没有血洗莲花坞,没有射日之征。”


  蓝曦臣愣了愣,浅笑,“如此也好。”


  两人交谈了许久,再出门时,破有种心心相惜之意,看着等在门外的金光瑶,魏无羡,蓝忘机。江澄条件反射性的看向蓝曦臣,果然见蓝曦臣走向金光瑶,“阿瑶,是在等我吗?”


  金光瑶有些疑惑为什么蓝曦臣不去找蓝忘机,却也笑道,“二哥,我最近有些心浮气躁,不知二哥可否替我弹奏一首洗华?”


  蓝曦臣笑的柔和,“好。”说完和江澄点点头就随金光瑶离去了。


  蓝曦臣竟是没有看过蓝忘机一眼,令江澄心里叹了口气。看了眼依旧立在原地的蓝忘机一眼,嗤笑一声,也离开了。


  魏无羡赶紧跟上江澄,“师妹,别走那么快呀。”


  蓝忘机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兄长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自己,就和金光瑶离开,心里一时酸涩的厉害,喃喃道,“哥哥。”


  蓝曦臣从金光瑶处回来就看到江澄站在桃花树下等他,“晚吟?”


  江澄轻轻点头,“随我走走吧。”


  蓝曦臣知道江澄有话和自己说,也点点头,两人到了湖边,乘上船,江澄慢悠悠的划着船桨,蓝曦臣手轻轻伸进湖里,冰凉的触感让蓝曦臣舒适的眯起眼,江澄不禁失笑,“你好久没有如此开怀了,自观音庙之后。”


  蓝曦臣叹了口气,“你不也是一样?”


  江澄点点头,“也对。”


  蓝曦臣微微歪头看向江澄,“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魏公子好似喜欢你。”


  江澄看着蓝曦臣棕色眸子里的疑惑,“是么?”


  蓝曦臣点头,“你别想骗我,我看得出来魏公子眼里对你的感情。”


   江澄偏过头去,松开船桨,任由小船随波逐流,“可能和我们那个世界不一样吧,所以感情之事也变了。”


  蓝曦臣觉得有理,也没再说话,江澄凉凉的声音响起,“这个地方就我和你知根知底,我问你个问题,可好?”看到蓝曦臣点头,江澄接着道,“你对蓝忘机这个弟弟什么想法?”


  蓝曦臣伸手摘下一个莲蓬,缓缓剥着莲子,“一个不乖的弟弟,当真是令我心力交瘁。”


  江澄接过蓝曦臣递给他的莲子,“你知道么,在那个世界,你闭关之时,我看到的蓝忘机眼里对你的担忧绝不是对一个兄长有的担忧。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蓝曦臣笑容不变,“那就让他欺着吧。”


  江澄似是没料到蓝曦臣说出这话,愣了愣之后,哑然失笑,“没想到清煦温雅,款款温柔的泽芜君也有这番小性子的时候。”


  蓝曦臣飞去一个莲子堵住了江澄的嘴,“听闻晚吟的莲藕排骨汤甚是美味,不知曦臣能否讨一碗喝?”


  江澄点头,“荣幸至极。”


  上岸后,江澄无语的看着蓝曦臣怀里多的离谱的莲蓬,伸出手来,替他分担了一部分莲蓬,“曦臣呀,这么多你吃的光吗?”


  蓝曦臣笑的尴尬,没有接话。


  所以,这一日,整个莲花坞的人都看到了他们的宗主和姑苏蓝氏的宗主怀里都捧了许多莲蓬,场面甚是令人惊奇。


  厨房内,蓝曦臣坐在一旁剥着莲子,江澄在一旁熬着莲藕排骨汤,江澄看着蓝曦臣剥的通红的双手,忍不住拉过了他的手放入温水中,“为什么我一个宗主要在厨房做菜?”


  蓝曦臣看着还有许多的莲蓬,不服气道,“那我一个宗主还在这剥莲子呢!”


  蓝忘机和魏无羡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江澄拉着蓝曦臣的手浸在温水里,魏无羡眼里醋意一闪而过,“蓝大哥这是怎么了?蓝二你还不去看看你哥哥?”


  不用魏无羡说,蓝忘机早早就走到了蓝曦臣身边,“兄长,你手怎么了?”


  江澄漫不经心的收回手,“曦臣贪吃,拗了许多莲蓬下来剥莲子,剥的手都红了。”


  蓝曦臣脸颊微红,任被说贪吃面上都会过不去的。


  蓝忘机却以为自家兄长脸红是因为江澄,虽然也没什么不对。


  魏无羡看着一旁炖着的莲藕排骨汤,笑眯眯凑过去,“澄澄,是给我做的排骨汤吗?”


  江澄好笑的看了一眼蓝曦臣,“是我们的蓝宗主想吃。”


  魏无羡咬了咬牙,“澄澄,你和蓝大哥关系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好了?”


  江澄搅动了两下汤,防止粘锅,“今日与曦臣聊天,发现曦臣甚和我心意。”


  蓝曦臣听着这话不太对,瞥了一眼江澄,发现他面色如常,便也没说话,拿起一旁的莲蓬正打算剥时,就被蓝忘机一把夺了过去,疑惑的看着蓝忘机,蓝忘机动作笨拙的剥着莲子,“兄长,你休息会儿,我来。”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的动作,没说话,而是拿起一旁已经剥好的莲子走了出去,魏无羡一把抱住江澄的手臂,“蓝大哥这是去哪里?”


  江澄瞥了一眼魏无羡讨好的笑容,没有把他的手推开,“新鲜莲子具有养心安神,消除疲劳的功效,大概给敛芳尊送去了吧。”蓝忘机顿了顿手,低下头继续剥着莲子,魏无羡同情的看了一眼蓝忘机,随机又想到自己的追妻路,一时间头都大了。


  清谈会结束后,蓝曦臣又在云梦逗留了一日,蓝忘机也陪着自己兄长留下。


  在等江澄处理事务的时候,许是太累的缘故,蓝曦臣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梦里是金光瑶染血的身躯,悲哀的眸子,冲自己吼道,“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整个人挣扎在梦境中醒不过来,泪流满面,“不是的,不是的,阿瑶,对不起。”


  等江澄被魏无羡急急叫来的时候就看到蓝忘机满目慌乱的抱着蓝曦臣,十分担忧喊着怀里人,“兄长,兄长。”


  江澄大跨步走到蓝曦臣身边,刚刚握住蓝曦臣冰凉的手,就被蓝曦臣死死抓住,侧耳过去听,江澄就明白了为什么,叹了口气,柔柔在蓝曦臣耳边唤道,“曦臣,曦臣,醒醒,敛芳尊如今好好的待在兰陵,所有人都好好的,曦臣,醒醒。”


  蓝曦臣听着耳边一声声的“曦臣”“醒来”的话,终是睁开了眼睛,看着蓝忘机担忧的眸子,又看向江澄,江澄轻轻擦去蓝曦臣面上的泪水,“你做噩梦了。”


  蓝曦臣起身,感觉自己手里抓着一个人的手,连忙松开,看着江澄的手被自己捏的通红都有些泛紫,不知所措的看着江澄,江澄不在意的甩了甩手,笑道,“之前就知道蓝家臂力大,手劲大,如今深有体会。”


  蓝曦臣歉意的看着江澄,“晚吟,抱歉。”


  江澄轻轻摇头,看了眼疑惑的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人,“想开点。”


  蓝曦臣苦笑一声,“你想开了?”


  江澄一愣,“地方不同,心境自然不同。”


  蓝曦臣垂下眸子,江澄起身,“要不你去敛芳尊那待段时间。”蓝曦臣有些无奈瞥了一眼江澄,江澄耸耸肩。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不知道两人再说什么。


  蓝曦臣回了云深不知处,看着寒室前的那棵玉兰树,失神,既然重活一世,那么是不是可以为自己活一次呢?想到了江澄在自己离去时同自己说的“随心而动”,微微勾唇。


  蓝忘机站在一旁看着蓝曦臣身长玉立,白衣抹额的样子,不禁万分喜悦,这么好的人是自己的兄长,是自己心悦的人,蓝曦臣抽出裂冰抵在唇上,一曲洗华随即响起,蓝忘机看着自己心悦之人容貌昳丽,风采翩然,心跳的更快了。


  一曲毕,蓝忘机琥珀色的眸子温柔的盯着蓝曦臣,“兄长,我心悦你。”


  蓝曦臣一愣,看着蓝忘机眸子里的忐忑与爱慕,又想起了那一世的蓝忘机,摇了摇头,“忘机,你还小,分不清亲情与爱情。”


  蓝忘机上前一步抓住蓝曦臣温热的双手,“我分得清,我心悦兄长,我想亲吻兄长,拥抱兄长,看到兄长和敛芳尊,和江宗主那么亲近我就醋的厉害,我不想让兄长和他人那番亲近,我想兄长心里,眼里都只有忘机一人,如此,难道还不是心悦兄长吗?”


  蓝曦臣听着蓝忘机的话,有些愣神,看着蓝忘机委屈的眸子,叹了口气,拂开蓝忘机的手,沉默良久,蓝忘机看着蓝曦臣一直不说话,眼里的光渐渐暗了下去,心里苦涩的厉害,蓝曦臣开口,带着无尽的疲惫,“若三年后,你还没有改变心意,我就答应你。”


  蓝忘机惊喜的反问,“当真?”


  看到蓝曦臣点头,蓝忘机不顾雅正的抱住了蓝曦臣,“谢谢兄长愿意给忘机一个机会。”


  蓝曦臣目光看着蓝忘机脑后飞扬的抹额,忘机,你别让兄长失望。


  在这三年内,蓝曦臣变得愈发温润如玉,是世人口中款款温润的泽芜君,是蓝忘机口中三句不离的兄长。


  江澄带着魏无羡来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和江澄在两年前就已经结为道侣。


  江澄一如既往的去找了蓝曦臣,魏无羡就去找了蓝忘机,看着蓝忘机,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怎么这么没用,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拿下蓝大哥。”


  蓝忘机看着窗外云卷云舒,低低道,“快了。”


  寒室,江澄看着蓝曦臣,发出一声感慨,“果然是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泽芜君呀,当真是极好的。”


  蓝曦臣看了眼江澄脖子处的红痕,江澄一个激灵,拢了拢衣领,“呵呵。”


  蓝曦臣放下手中的事务,认真的问道,“晚吟,你幸福么?”


  江澄轻笑,“幸福呀,父母都在,爱人,姐姐都在,我在乎的一切都在,怎么会不幸福?”


  蓝曦臣似在看江澄,又似在透过他看向别处,“那如果现在我们又突然回去了呢?”


  江澄失笑,“那就回去了呗,有这么几年的美好记忆在,又有何惧呢?再说了,我们在那个地方都已经死去了。说起来,在得知你死讯的时候,我有幸看到了含光君了疯魔的样子,可当真是可怕的紧。”


  蓝曦臣声音飘忽,“这样啊。”


  江澄点头,“你不会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一直没有答应蓝忘机吧?”


  蓝曦臣低头,“我怕他一直一时兴起,看不清自己的心。”


  江澄无奈拍拍蓝曦臣的肩膀,“这几年蓝忘机对你怎样,我们不说你都看得出来吧?就连蓝老先生都已经被蓝忘机说服了,那么,你不妨打开心扉接受他,最差的结局不过就是像之前一样。如今,金光瑶和聂明玦都未死,三尊依旧是三尊,你也是蓝家家主蓝曦臣,你在怕什么呢?”


  蓝曦臣沉默,没有说话。


  江澄摇摇头走了出去,他和蓝曦臣不一样,起码他在死前听到了魏无羡的哭泣告白,可蓝曦臣至死都认为蓝忘机爱的是魏无羡,唉。


  日暮下垂,蓝曦臣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蓝忘机坐在自己身前,还给自己披了一个披风,有些疑惑的看向蓝忘机,“忘机,何事?”


蓝忘机眸子有些失落,“兄长,三年了。”


  蓝曦臣想起了当年对蓝忘机所说的三年之约,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蓝忘机却以为蓝曦臣还是不愿答应他,落寞道,“兄长我依旧心悦你,你不答应的话也没事的,忘机可以等下一个三年。”


  看着蓝忘机落寞的样子,蓝曦臣猛的想起每次夜猎时只要自己在忘机必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护着自己;每次只要一和阿瑶,晚吟过于亲近都会看到忘机失落的眼神;每次忘机下山都会给自己带些山下的小玩意儿;每到夏日都放在自己桌上的剥好的新鲜莲子,都被人细心的去除了莲心;还有前世自己避世不出的闭关数年。


  蓝曦臣豁然开朗,那一世的他们错过了,难道这一世还要错过吗?含笑的声音,“忘机就这么不相信兄长,不相信自己吗?”


  蓝忘机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曦臣,试探着去握住人的手,见他没有拒绝,“兄长,曦臣,你答应我了?”


  蓝曦臣笑着点头,蓝忘机起身过去抱住蓝曦臣,“曦臣,曦臣。”蓝曦臣轻轻应着。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按捺不住想亲吻蓝曦臣的心,柔柔的覆上蓝曦臣的唇,辗转反侧。

 

  从此,一世心安。


“情敌”妹妹



“情敌”姐姐姊妹篇


表示想看宠妹的萧老板


算是七夕甜饼吧,祝大家七夕快乐!


---------------------------------------------------


  这日,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无心想是个表白的好日子。


  无心坐到萧瑟身边,“萧老板,天外天缺个宗主夫人,不知萧老板可愿?”


  萧瑟被呛到了,“咳咳。”


  无心轻轻拍着萧瑟的脊背,“萧老板,你这有点不太给小僧面子啊!”


  萧瑟脸都红了,缓了一会,“和尚,你不会早就对我起了心思吧?”


  无心一本正经的贴近萧瑟,“是,小僧看到萧老板第一眼就已心动。”


  萧瑟笑着环住无心的脖颈,“君心似我心。”


  这时,一个调笑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们干嘛呢?”


  萧瑟看到来人愣住了,看着墙头上的萧楚然,哭笑不得,“小然,你在墙上做什么,赶紧下来。”


  萧楚然晃悠了下腿,“我才不下来呢,除非,你上来接我。”


  萧瑟推开无心,身形微动就到了萧楚然身旁,也坐了下来,萧楚然看着院子中满满醋意的无心,有些不忍直视,“你就找了这么个男人?”


  萧瑟顿了顿,幽幽看了眼萧楚然,没有说话。


  萧楚然歪着头对无心道,“你心悦哥哥?”


  无心有些不知所措,哥哥?看着墙上两人相似的眉眼,立马眉开眼笑,“是的,小僧,啊,不,我心悦你哥哥良久。”


  萧楚然一把抓住萧瑟跳了下来,松开萧瑟后,绕着无心走了两圈,“要死了,你之前不给我找嫂子就算了,如今一找,还是个男的,是个男的就算了,还是个秃子!”


  萧瑟靠着树笑的开怀,“哈哈,秃子!”


  无心尴尬一笑,“这个,妹妹,我不是秃子,我只是之前出家了而已。”


  萧楚然更气了,“好你个萧楚河,居然找了个和尚,你是要把父皇和母妃气活过来吗?”


  无心默默辩解,“我早就还俗了。”


  萧楚然默默凑过去,戳了戳无心的光头,“哥哥呀,二哥哥知不知道?”


  萧瑟脸色一变,走过去一把抓住萧楚然的手,“都说了,不让你碰除了哥哥以外的男人,你真的是不听话。”


  萧楚然搓了搓手,讨好笑笑,“你妹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呀。”萧瑟一听脸都绿了,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妹妹以后要嫁给别的男人,冲别的男人笑,就忍不住想把那个男人炖了。


  萧楚然看着萧瑟,立马拽住他往门外走,“走,我们去看看二哥哥。”偏过头去对愣在原地的无心道,“和尚,记住了我叫萧楚然。”


  无心呆愣的点头,总觉得自家萧老板是个妹控,怎么办?这个想法直到看到五日后的萧瑟愁的不行的坐在院子里问清楚原因后,更加深刻了。


  萧瑟皱着眉对无心说,“无心啊,小然那个丫头说要找夫君了,二哥居然也同意了,可是我看这世间男子一个配得上她的都没有啊,要不,还是别成亲了,反正我有钱,可以养她一辈子。”


  无心轻咳,“小然也是个大姑娘了,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对吧。”


  萧瑟瞪了眼无心,直接倒在了无心身上,“一想到小然要嫁给别人,我这心里就不舒服,你说有我这么好的哥哥在,小然还能看得上谁呢?她要什么我给什么,这世间还有谁能配的上她?”


  无心揽住萧瑟的腰身,低声劝哄着,“可是,伴侣与哥哥终归是不同的。”


  萧楚然拎了一大堆进来,就看到自家哥哥被那个和尚抱在怀里,眨了眨眼。


  萧瑟感觉到了有人来,立马起身,看见萧楚然手里提着东西,连忙过去把东西接了过来,“这么重的东西,可以让小厮提进来的,累着你可怎么办?”


   萧楚然无奈和无心对视了一眼,“哥哥,不重的。”


  萧瑟听也没听,还是嘟囔道,“以后出去哥哥给你拿东西,知道吗?”


  萧楚然幽幽叹气,萧瑟替她倒了杯茶,“小然啊,你真要成婚了?”


  萧楚然瞥了自家操心的哥哥一眼,“哥哥,我还没有找到成婚对象。”


  萧瑟松了口气,随即又问道,“其实,你还小,不急的。”


  萧楚然不忍直视,“哥哥,我就比你小了一刻钟。如今,你都要成婚了,妹妹也差不多该找起来了,不然,就成老姑娘了。”


  萧瑟想了想后,期待的看着萧楚然,“那哥哥不成婚你是不是也不成婚?”


  无心笑容一僵,萧老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萧楚然看了眼无心僵硬的笑容,站起身一把把萧瑟推入无心怀里,“哥夫,你和我哥哥的事我准了,你俩好好恩爱去吧,妹妹我就再去逛逛天启城。”


  无心死死箍住萧瑟挣扎的腰肢,温柔对萧楚然笑笑,“妹妹去逛吧,钱不够的话哥夫这里还有。”


  萧楚然看了眼自家哥哥,替他默哀了一会儿,就笑眯眯的冲两人挥挥手走了。


  无心看到萧楚然走远的身影,贴近萧瑟的耳畔,“萧老板,不想成婚,嗯?”


  萧瑟呵呵一笑,“和尚,冷静。”


  无心叹了口气,吻了吻萧瑟的侧脸,“萧老板,我知道你对小然好,可是小然也大了,不能总是束缚着她。”


  萧瑟顿了顿,良久才开口,“我知道,可我就这么一个亲妹妹,我自然想把最好的都给她还嫌不够,母妃和父皇逝世前把小然托付给了我,我自然要把父皇,母妃的那一份都给她。”


  无心紧了紧手臂,“萧老板,以后还多了无心的一份,小然是你妹妹,自然也是小僧的妹妹。”


  萧瑟微微抬头看着无心温柔的眼神,“无心,谢谢你。”


  萧楚然探出头来,看着院子中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人,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哥哥,无心和尚真的很喜欢喜欢你呢。


  时光静好,与君语;

  细水流年,与君同;

  繁华落尽,与君老。


来自堂兄的“神助攻”


  无心表示堂兄你真的不靠谱


----------------------------------------------------


  诸事都了结之后,萧瑟回了雪落山庄,众人也时不时会在雪落山庄或永安王府聚聚,这次,众人齐聚在永安王府,因为萧凌尘回来了,所以众人一个高兴酒就喝多了。


  第二日一早,萧瑟头疼欲裂的醒来,到了前院后,就看到雷无桀在练剑,猛的萧瑟心跳快了几分,雷无桀看见萧瑟后收起手中剑,“萧瑟,你醒了呀?”


  萧瑟看着雷无桀,不自然的点头,“嗯,你怎么这么早就在练剑?”


  雷无桀挠了挠头,“昨日酒喝多了,有点不是很舒服,就练练剑。”


  萧瑟过去抓住雷无桀的手臂就往厨房走,“走,我带你去厨房喝醒酒汤。”


  雷无桀愣愣的被萧瑟拉走,有点反应不过来,萧瑟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等两人喝完醒酒汤回到前厅后,就看到众人都已经到了,雷无桀一看到叶若依就走到她身边去了,萧瑟看着雷无桀,脸色不太好,“雷无桀,你可真是满心满眼的叶姑娘呢!”


  这句话不知为何所有人都听出了满满的醋意,无心从看到萧瑟进来就感觉他有些不对,不然为什么萧瑟的目光一直跟着雷无桀呢?如今这话一出,更是坐实了这个想法。


  无心笑容不变走过去,只是眸色深了深,“萧老板,这个夯货不一直满心满眼都是叶姑娘吗?”


  萧瑟瞪了眼无心,“和尚,你话忒多。”说完就推开无心坐到了主位上,不悦的喝着茶,心里却有些疑惑自己现在的举动,怎么今天自己会如此奇怪呢?雷无桀喜欢叶若依自己不一直都是知道并且支持的吗?可今天怎么会看不顺眼呢?


  无心和叶若依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不对之处,无心又看了一眼还在状况之外的雷无桀,眯了眯眼。


  用完早膳后,萧瑟就出门去了千金台,走之前还看了一眼雷无桀,见他一直盯着叶若依,冷哼一声。


  司空千落看着萧瑟愤愤离去的背影,摸了摸下巴,“我怎么觉得今天的萧瑟不太对呢?”


  天女蕊靠在唐莲身上,道,“吃醋了呗。”


  姬雪不可思议的看了眼雷无桀,“你说雷无桀?”


  叶若依瞥了眼面色不好的无心,接口道,“如今看来,还真是。”


   雷无桀疑惑道,“我和萧瑟是兄弟,他吃哪门子醋?”


  萧凌尘笑眯眯的摇了摇扇子走了进来,“如果他喜欢你呢?”


  无心手里的茶杯“砰”的一声碎了,雷无桀吓了一跳,“这话可不能乱说,和尚要打死我的。”


  无心慢条斯理的擦去手中的水珠,“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能动杀戒,不过嘛,打的你半死不活还是可以的。”


  雷无桀咽了咽口水,看向萧凌尘,“你可别胡说了。”


  萧凌尘看了眼无心,怒其不争,“我还以为楚河第一眼看到的会是你,没想到居然是雷无桀。”看着众人都有些疑惑的样子,萧凌尘慢悠悠道,“楚河呢,一般喝酒之后都会吃一粒解酒丹,我昨天悄悄把他的解酒丹换成了浮生丹。”


  姬雪在一旁开口,“就是那个醒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会爱上的那个浮生丹?”


  萧凌尘赞许的点头,“不愧是江湖百晓堂的堂主,聪慧。”


  雷无桀不可思议,“所以我就是萧瑟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


  唐莲同情的看了眼雷无桀,“看样子是的。”


  无心森森一笑,“怎么解开?”


  萧凌尘轻咳一声,“半月之后药效自会过去。”


  姬雪看了眼苦大仇深的雷无桀,好奇问道,“雷无桀,你怎么知道无心心悦萧瑟?”


  雷无桀挠了挠头,“之前去于阗国的时候我看到无心和尚偷偷亲萧瑟了。”


  萧凌尘噗嗤一笑,“和尚呀,你说说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把楚河拿下,可当真是急死了个人。”


  司空千落在一旁附和,“就是,若依一开始和我说你喜欢萧瑟的时候我还不信,后来我看你的眼神的确是这样的。”


  唐莲也叹气,“无心呀,你可真是不争气。”


  司空千落突然看向唐莲,“大师兄,你怎么会知道的?”


  唐莲看了眼天女蕊,所有人就都知道了,果然不可能是唐莲这个木头自己看出来的。


  无心无奈摊手,“萧老板一直都不知道小僧的心意,小僧也没办法呀。”


  萧凌尘喝了口茶,“所以我这不是给你制造机会嘛,谁知道你这么不争气。”


  无心听闻瞥了一眼雷无桀,雷无桀“呵呵”一笑,“那接下来怎么办呀?”


  司空千落支了个招,“你要不先离开王府?”


  姬雪立马摇头,“不妥,萧瑟肯定会跟着的。”


  就在众人出主意的时候,萧瑟在千金台也烦恼,“要死,我难道对雷无桀动心了?可是不应该呀?”


  夜幕降临,萧瑟才回府,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情在看到雷无桀的第一眼,就土崩瓦解,萧瑟暗叹,造孽呀。


  雷无桀心情复杂,叶若依心情也复杂,自己发小在药物的作用下居然对自己对象有了想法。


  沉默的吃过晚饭后,萧瑟忍不住开口,“夯货,我在毓秀坊替你定了几套衣服,过几日就会送来。”


  无心扫了一眼雷无桀,雷无桀登时一僵,“萧瑟,我衣服还有,就不劳你破费了吧?”


  萧瑟气急,骂了声“夯货”就离开了。


  雷无桀苦恼的看着萧瑟离开的背影,“我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叶若依叹气,“这不是明摆着?”


  司空千落起身,“都说了你现在要把萧瑟当成爱慕你的人,而不是你兄弟,你是不是傻?下午都白和你说了。”


  雷无桀嘟囔了一句,“也就半个月嘛。”


  无心冷笑,“怎么,你还嫌半个月太少?”


  雷无桀连忙摇头,“不不不,太多了太多了。”


  唐莲和天女蕊对视一眼,没说话。


  之后几天,众人都察觉到了萧瑟在避着雷无桀,不只是无心松了口气,雷无桀也松了口气。


  叶若依在南亭找到了发呆的萧瑟,“萧瑟?”


萧瑟回过神来,看到叶若依的时候有点不自然,“你怎么来了?”


  叶若依坐到萧瑟对面,“你在躲我们。”


  听着叶若依肯定的语气,萧瑟点头,“被你发现了呀。”


  叶若依担忧的问萧瑟,“发生什么事了?我们都很担心。”


  萧瑟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我觉得我现在有点不对劲。”


  叶若依愣了下,“怎么说?”


  萧瑟纤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我一看到雷无桀那个夯货就会不自觉想对他好,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心里就会不舒服,可重点是,我确定我不喜欢他。”


  叶若依有些接受无能,“所以你是知道你喜欢谁的?”


  萧瑟白了一眼叶若依,“那是自然,可最近几日我却莫名对雷无桀……”话没说完,叶若依也懂了,松了口气,不过,“你喜欢谁啊?”


  萧瑟一噎,“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我为什么突然对雷无桀起了心思,不过呢,我只要不看到他,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叶若依想了想,还是把萧凌尘干的事情说了出来。


  众人从回王府的叶若依口中得知,萧瑟得知真相后气急去把萧凌尘揍了一顿就又不见了踪影,无心叹气,“还真是萧老板的作风。不过,他又去哪了呢?”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无心天天掐着日子算药效什么时候失效,好不容易等到日子到了,可是萧瑟却始终不见踪影。连百晓堂也没找到萧瑟。


  又是一天的寻找下来,无心刚进屋内,就见他心心念念的人坐在桌前喝着茶,“萧瑟,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


  萧瑟看着小和尚气急的样子,不自觉笑了,“我就是不想见到雷无桀,出去逛了逛。”


  无心深呼吸几口气,看着好好坐在自己屋里的萧瑟,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温柔,又想起了那日众人的话,忍不住说道,“萧瑟,我心悦你。”


  萧瑟垂下头看着无心不自觉捏紧的手,眼里划过一抹笑意,“我知道。”


  无心有些急了,“那你呢?”


  萧瑟无奈示意无心坐下来,“你说,我一回来,谁都没去见,就来见了你,这能说明什么呢?”


  无心明白了萧瑟的意思,“你也心悦我,对么?”


  萧瑟失笑,“是呀,我心悦你。”


  无心忍不住把萧瑟微凉的手握住,“那你为什么要离开?”


   萧瑟伸出手摸了摸无心的光头,笑的柔和,“因为我不想我的小和尚吃醋,我不舍得我的小和尚伤心。”


  无心一把把萧瑟拉入怀中,“萧老板这次可算没有口是心非了,小僧甚是喜悦。”


  萧瑟挑了挑眉,没说话。


  第二日看到恢复正常的萧瑟牵着无心的手,雷无桀拍了拍胸膛,“萧瑟,你和和尚在一起啦?”


  萧瑟点头,无心却想起了萧瑟给雷无桀买的衣服,忍不住拿起萧瑟的无极棍,追着雷无桀打,“让萧老板给你买衣服,小僧都还没这个待遇,看小僧不打死你!”


  萧瑟无语的拉着叶若依出了王府,去给某个掉进醋坛子的和尚买衣服去了。


要和你一起睡


  云深不知处,寒室,蓝曦臣放下手中宗卷,看了眼一旁目光炯炯盯着的自己的蓝忘机,“忘机,夜已深,还不回静室安寝吗?”


  蓝忘机有些委屈的看着自家温润如玉的兄长,“兄长,我们是道侣,不能分房睡的。”


  蓝曦臣感觉自己的腰有些隐隐作痛,温柔一笑道,“兄长明日还要去参加清谈会,恐扰了忘机的休息。”


  蓝忘机摇摇头,看着蓝曦臣,“只要兄长在,忘机便能休息好。”


  蓝曦臣微微红了脸,“那忘机先安寝吧,待曦臣处理好事务自会歇息。”


  蓝忘机想了想后点头,正好可以替兄长暖被窝。


  蓝曦臣处理事务到了子时,才堪堪上床歇息,刚掀开锦被,就被蓝忘机一把箍住腰肢揽入怀中,蓝曦臣吓了一跳,“忘机?”


  蓝忘机合上被子,把蓝曦臣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吻了吻蓝曦臣的额,“兄长,忘机不要和你说晚安,忘机要和兄长一起睡。”


  蓝曦臣失笑,伸手揽住了蓝忘机的腰,“好。”


  两人相互拥抱着入眠。


“情敌”姐姐


  私设阿瑟有个亲姐姐


---------------------------------------------------


  无心感觉最近的萧瑟很奇怪,连一向迟钝的雷无桀也觉得萧瑟很怪异。


  萧瑟最近见到谁都是笑眯眯的,也不抠门了,平常的青衫也换成了白袍,就是有一点不好,天天早出晚归的都不知道去哪了。


  众人一个合计,偷偷的跟在了萧瑟身后,不过以萧瑟如今半步神游的功力按理来说应该是可以发现无心他们跟在身后的,可是他却没有发现。


  无心他们就在身后看着萧瑟去买了城南的玫瑰酥和奶乳之后又轻车熟路的走进了一个山庄,山庄名为“故里。”


  众人又悄悄地跟了进去,就看到萧瑟笑容满面的走到后院,和一个白衣女子说说笑笑,隐约听见萧瑟喊她“幽儿。”


  楚幽看着萧瑟的笑容,有些无奈,“阿楚,我怎么越看你越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呢?”


  萧瑟一噎,拿出兜里的玫瑰酥和奶乳,“你怎么这么说我呢,亏我一大早就去给你买你喜欢吃的东西,哼。”


  楚幽轻轻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清歌,见她点头之后,挑了挑眉,“阿楚,我在这给你赔不是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一般计较了,嗯?”


  萧瑟轻咳一声,“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接受你的道歉了。”


  楚幽慢悠悠的吃着玫瑰酥,“阿楚呀,姐姐什么才能吃到你的喜糖呢?”


  萧瑟呛住了,楚幽连忙过去轻拍他的背,“怎么?害羞了?”


  萧瑟红着一张脸,“还没说呢。”


  楚幽无奈,算了,那就让我帮帮你们吧。


  在不远处的无心他们看来,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幕,按理来说,以习武之人的耳力听到他们再说什么应该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他们就是听不清他们具体再说什么,只能看到他们亲密无间的动作,让无心愤怒无比,好你个萧瑟,金屋藏娇了还。


  这时,楚幽进了屋,不过片刻,就拿出了一套大红喜袍,萧瑟惊的站起了身子,不只是萧瑟惊讶,连偷看的叶若依几人也讶然。


  萧瑟走过去,抚摸着喜袍上细致的纹路,“你亲自绣的?”


  楚幽点头,看着萧瑟有些微红的眼眶,不禁失笑,“我是你嫡亲姐姐,母亲已经走了,除了我,还有谁有这个资格能给你绣喜服,再说了,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萧瑟摩挲着衣领上的“楚”字,“姐姐,谢谢。”


  楚幽轻笑,“我也就小时候听到你喊过我姐姐,如今,竟也愿意了么?”


  萧瑟无奈的捧过喜服放到桌子上,“我就是不服气你就比我早出生了那么一刻钟,我就要喊你姐姐罢了。”


  楚幽看着萧瑟清俊挺拔的背影,叹气,“小孩子脾气。”


  萧瑟轻哼一声,“还不是你宠的?”


  楚幽摸摸鼻子,过去拍了拍萧瑟的肩膀,“阿楚长大啦。”萧瑟转身正想说什么,就见楚幽狡黠一笑,“该成亲了。”


  萧瑟脚下一个趔趄,看着楚幽转身离开的背影,也笑了,“那这喜服等我大喜之日再来拿,可好?”


  楚幽摆摆手,萧瑟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到楚幽旁边,讨好的和她说着话。


  看着两抹白色身影远去,无心只觉得刺眼的很,飞身离去,叶若依等人也跟了上去。


  永安王府内,雷无桀看着无心不愉的脸色,问坐在一旁的叶若依,“若依,你认识那个女子吗?”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炯炯的看着叶若依,叶若依想了想之后,迟疑的开口,“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她。”


  姬雪点着一旁的云起棍,“怎么说?”


  叶若依看了眼无心,还是道,“在萧瑟十三岁生辰那日,我好像就见过她,她与萧瑟关系极好,今日的女子我看着倒有几分像。”


  无心恨恨道,“难道我一个天外天宗主还比不得那个人了?”三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这日的萧瑟倒是回来的早,用过午膳就回了府,看着前厅四人诡异的气氛,萧瑟有些疑惑,摇了摇手中的四串糖葫芦,“糖葫芦,我亲自做的,你们吃吗?”


  叶若依有些惊讶,“你做的?”


  萧瑟骄傲点头,“对。”


  叶若依和姬雪过去拿起一根尝了尝,叶若依也顺手递给雷无桀一根,雷无桀嚼着糖葫芦,“酸酸甜甜的,不错。”


  萧瑟笑眯眯凑到无心身边,“和尚,尝尝呗?”


  无心一猜就知道是和那个女人做的,可是,这是萧瑟亲自动手做的糖葫芦,还是接了过来,咬下一颗,看着萧瑟忐忑的眸子,笑了笑,“味道不错。”


  萧瑟扬眉,“那就好。”瞥了眼众人后就往后院走去。


  叶若依对无心道,“无心,去吧。”


  雷无桀在一旁附和,“就是,早点下手,不然以萧瑟的性子你指望他开口?”


  姬雪看着无心还有些迟疑的样子,缓缓道,“再不说的话,你就等着喝萧瑟的喜酒吧。”


  三人满意的看着无心拿着糖葫芦去找萧瑟。


  无心在桃树下找到了萧瑟,看着萧瑟懒洋洋的模样,无心坐到了他身边,萧瑟看着无心有些紧张的样子,嗤笑一声,“你们今天是不是跟着我去了故里?”


  无心一愣,看着萧瑟辩不出喜怒的眸子,点头,“你很喜欢她?”


  萧瑟看着无心,想起了在临走之前楚幽对自己说的话,伸手缓缓覆上了无心的皱起的眉头,声音里带着些蛊惑,“你希望我喜欢她吗?”


    无心摇了摇头,“萧瑟,你,你能不能不要喜欢她?”


  看着无心有些委屈的样子,萧瑟心里一软,“不可以的。”


  无心眸子瞬间暗淡下去,萧瑟正打算和他说他与楚幽的关系时,就听到了清歌的声音,两人抬头望去,就见清歌趴在墙上,笑眯眯道,“公子,姑娘说明天请你们在故里一聚,有些事姑娘会说的,请公子放心。”


  萧瑟点头,“好。”


  待清歌离开,无心闷闷的声音传来,“小僧是不是该恭喜萧老板喜结良缘。”


  萧瑟愣了愣,知道这个和尚想多了,伸手掐住无心的脸颊,“你与我的良缘吗?”


  无心不可置信,“萧瑟?”


  萧瑟笑的狡黠,“和尚,我问你,你是不是心悦我?”见无心点头后,萧瑟又道,“正好,我也心悦你,如此,可不是喜结良缘?”说着又假装板下脸来,“怎么,和尚,你还不想给我个名分?”


  无心连忙摇头,把萧瑟掐着他脸颊的手握入自己手中,“想的,想的。”


  萧瑟看着无心傻笑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但也笑的甜蜜,果然,幽儿没说错,不能经常口是心非。


  第二日,萧瑟拽着满脸不情愿的无心来到了故里,一进后院,就见楚幽正在煮茶,萧瑟唤道,“幽儿,我们来了。”


  楚幽连头都没抬,“诸位请坐。”


  众人依次落座之后,萧瑟就帮着楚幽倒茶,看着无心低落下去的眸子,楚幽笑的意味深长,“感谢诸位之前对阿楚的保护,也感谢你们对阿楚坏脾气的包容。”


  萧瑟手一抖,无奈,“哪有你这么说你弟弟的,我脾气可好了。”


  无心四人一惊,弟弟?


  叶若依率先开口,“姑娘是?”


  楚幽看了眼萧瑟,“我姓萧,名楚幽,不过一般我自称是楚幽。”


  雷无桀也看了看萧瑟和楚幽,“你是萧瑟的姐姐?”


  楚幽轻笑,“是,双生姐姐。”


  无心有些反应不过来,本以为是情敌,没想到是姐姐?怪不得萧老板说不能不喜欢楚幽,自己的姐姐自己怎么会不喜欢呢,只不过此喜欢非彼喜欢罢了。


  姬雪眨眨眼,“我怎么没听萧瑟提过他有个姐姐呀?”


  楚幽叹了口气,“当时母妃为了护我和阿楚,就把我送走了,父皇也是同意的,所以整个皇室,知道阿楚有个亲姐姐的事情的人不多。”


  萧瑟放下茶壶,“我也是在三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有个亲姐姐。”


  无心笑的有些讨好,“那姐姐,你是不是知道我和萧老板的事?”


  萧瑟有些无语,之前还吃醋呢,如今姐姐都叫起来了。


  叶若依和姬雪对视一眼,也有些好笑。


  楚幽点头,“知道,你拐走了我弟弟。”


  无心突然正色的看着楚幽,“请姐姐把萧瑟交给我,我一定会对萧瑟好,此生不负他。”


  楚幽站起身,“你打得过我,我就同意你们在一起。”


  萧瑟在一旁呛住了,“姐姐呀,你一个神游高手,和尚怎么打得过你?”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楚幽抬头想了想,“这样吧,在我手下走过三招,如何?”


  无心起身,拱手,“好。”


  无心很快拦住了楚幽的三招,还在纳闷呢,就听见萧瑟一旁无奈的声音,“你这三招放水的太明显了吧?”


  楚幽白了一眼萧瑟,“臭小子,我这要真把他打伤了,你就该心疼了。”


  萧瑟揉揉鼻子。


  楚幽从怀里掏出一块暖玉佩,递给无心,“在阿楚十岁时我也送了他一块玉佩,和你手上的玉佩正好是一对,他的玉佩我刻了一个‘楚’字,你的玉佩我刻了一个‘安’字。”


  无心摩挲着玉佩上的“安”字,笑了,“多谢姐姐。”


  楚幽闹心的看了眼无心,“本来是打算给阿楚的妻子的,没想到是个男人,算了算了,阿楚开心就好。”


  萧瑟走到楚幽身边,撒娇的搂住楚幽的手臂道,“姐姐。”


  楚幽好笑的瞥了眼萧瑟,“臭小子。”


  在庭院中的六人喝着茶聊着天,好不惬意。


萧老板变小了?!


  有私设,可能会ooc


----------------------------------------------------

 


  众人坐在永安王府的前厅上,都有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的错觉。


  只因坐在主位上的萧瑟变小了,变成了五岁时的萧楚河,那个极受明德帝宠爱的北离六皇子萧楚河。


  无心挫败的看着如今的小萧瑟,一早起来发现萧瑟变小之后吓得不轻,本想抱着小小一只的萧瑟却被萧瑟无情拒绝。


  萧瑟看着姬雪,开口,“雪儿?”


  姬雪登时感受到了无心冷冷的目光,硬着头皮道,“你还记得我?”


  萧瑟苦恼的皱起眉头,看着明显长大的姬雪,“雪儿,师父呢?”


  姬雪看着面前的奶团子,柔和了声音,“父亲很快就到。”


  萧瑟小大人似的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众人,“那为什么你长大了?”


  姬若风含笑的声音传来,“阿楚,不是雪儿长大了,是你变小了。”


  萧瑟眼睛一亮,立马从凳子下跳下,看得无心心惊胆战,萧瑟直接往大门口跑去,看到姬若风的时候直接扑进了他怀里,奶声奶气的声音瞬间融化了所有人的心,“师父父。”


  姬若风一把抱起萧楚河,走向前厅。


  雷无桀瞪大了眼睛,问一旁的叶若依,“萧瑟小时候这么可爱的吗?”


  叶若依摇了摇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他九岁之时,所以我也不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雷无桀又看向一旁的姬雪,“那姬雪呢?”


  姬雪瞥了眼乖乖待在姬若风怀中的萧瑟,“我正好和五岁的他见过一面。”


  雷无桀了然,同情的过去拍了拍无心的肩膀,无心理都没理他,定定的看着小小的萧瑟。


  萧瑟一把扯住姬若风的白发,“师父父,为什么我变小了呀?”


  姬若风看着小小的萧瑟,“因为你生病了,别怕,很快就会好了。”


  萧瑟乖乖点头,随即抬起头好奇的指了指其他人,“他们就是我长大后认识的人吗?关系很好吗?”


  姬若风点头,“是呀,阿楚和他们的关系很好的。”


  萧瑟有些疑惑的看着无心,纠结问道,“我为什么会认识一个和尚?”


  无心身子一僵,咬了咬牙。


  姬若风也是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雷无桀大大咧咧道,“因为我们第一次见这和尚,就被这和尚掳走了。”


  无心心里大呼不好,果不其然看见了萧瑟眼里的戒备。


  叶若依无奈的拍了拍雷无桀的肩膀,示意他自求多福。


  萧瑟戒备的看了眼无心,回头对姬若风道,“师父父,我们去找王叔吧,好不好?”登时,所有人都没说话,无心心疼的看着萧瑟,姬若风叹了口气,知道瞒不住古灵精怪的萧瑟,实话实说,“你王叔呀,已经逝世了。”


  萧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见姬若风悲哀的样子,又转头看了看叶若依,雷无桀等人,见他们都是露出一副心疼的样子,摇了摇头,“师父父,你不要骗我了,阿楚会生气的,王叔也要生气的。”


  门外传来萧凌尘的声音,“阿楚,你若风师父没说错。”


  众人看向门口,就见萧凌尘和萧崇一起走了进来,萧瑟从姬若风怀里下来,迈着小短腿走向萧凌尘和萧崇,左手拉住萧崇的衣摆,右手拉住了萧凌尘的衣摆,“二哥?堂兄?”


  两人蹲下身子,萧崇看着软软小小的六弟,登时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之前六弟小的时候可是很黏自己和凌尘的。


  萧凌尘揉了揉萧瑟的头发,“嗯,是我,我们阿楚小时候真的好可爱。”


  萧瑟却红着眼眶,“堂兄,师父父说王叔……”


  萧凌尘点头,“父帅走了。”


  萧瑟忍着泪水,“是因为阿楚不乖吗,所以王叔才不要阿楚的?”


  萧凌尘心疼的把萧瑟揽入怀中站了起来,“怎么会呢,阿楚很乖的,只不过父帅老了,阿楚也要知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萧瑟抽噎道,“那父皇呢?我看到二哥身上的龙纹了。”


  萧崇愣了愣,拍了拍萧凌尘怀里的萧瑟,“父皇去找琅琊王叔了,他们呀,在下面看着阿楚呢。”


  萧瑟一把搂住萧凌尘的脖颈,把脸埋进萧凌尘的颈窝,大哭出声。


  姬若风走到满眼心疼的无心身旁,“让他哭吧,之前他一直把悲伤埋在心里,如今,正好有了发泄出来的机会。”


  萧崇走了过来,“老六这是怎么了?”


  无心看着萧瑟,道“一早醒来就变成这样了,我也不知为何。”


  萧崇叹气,“算了,华锦快到了,让她把个脉吧。”


  萧凌尘走了过来,怀里依旧抱着哭累睡着的萧瑟,轻声道“哭累了。”


  无心走过去刚想抱过萧瑟,可是萧瑟的小手却紧紧抓着萧凌尘的衣领,萧崇看着无心抿紧的唇,开口安慰这位永安王妃,“咳,老六小时候还是比较黏凌尘的。”


  无心点头,心里万分后悔怎么不在小时候就遇见他呢,唉。


  华锦到了之后就感受到了永安王府诡异的气氛,疑惑的看了眼萧凌尘怀里的小萧瑟,瞪大了眼睛,过去把住了脉,良久之后,松开了手,“没事,只是真气紊乱引起的,过个几日就好了。”无心松了口气,华锦说完之后就急急忙忙离开了王府,这气氛太诡异了。


  萧凌尘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姬若风,“我突然记起来阿楚小时候可是不想吃饭的。”


  萧崇也一僵,看了眼姬若风,姬若风尴尬笑笑,“你们是阿楚的哥哥,应该你们来喂饭。”


  雷无桀好奇的走过去伸手正打算戳萧瑟脸颊时,就被无心伸手拦住,雷无桀轻咳,“那什么,萧瑟不喜欢吃饭?”


  姬若风点头,“他小时候吃饭都是琅琊王和先帝哄着吃饭的。”


  萧瑟呜咽了一声醒了过来,看到萧凌尘时凑过去“啪叽”一口亲到了萧凌尘脸颊上,“堂兄不要伤心,王叔不在了还有阿楚在。”


  萧凌尘哭笑不得,“好。”


  萧瑟又向萧崇伸手,萧崇起身把萧瑟抱住,萧瑟又如法炮制的亲了一口萧崇的脸颊,“二哥别伤心。”


  萧崇愣了愣,看了一眼面色沉了下来的无心,心虚点头,“嗯。”


  无心看着亲了两个人的萧瑟,气的不行,但又不能做什么,只能凉凉道,“二哥和堂兄可别伤心呀。”


  萧凌尘摸了摸鼻子,得了,醋坛子打翻了。


   萧崇也尴尬笑笑,萧瑟却突然疑惑道,“二哥,刚才那个红衣服的说这个和尚一见面就把我和他掳走了,那他应该是个坏人的,为什么现在他要叫你二哥呀?”


  无心阴森森扫了一眼雷无桀,雷无桀一个激灵。


  萧崇看着好奇的萧瑟,有些无奈,他总不能和这个六弟说他是你伴侣吧?不把这个奶团子吓哭都算好了。


  幸好这时,王府管家说该用午膳了,萧崇松了口气,抱着萧瑟就往饭厅走去,萧瑟坐在凳子上,一边是萧崇,一边是萧凌尘,无心被迫只能坐在萧崇身边,黑着一张脸,好气呀,自己媳妇抱都抱不了。


  萧凌尘给萧瑟喂了口饭之后,萧瑟就死活不肯再吃饭了。萧凌尘瞥了一眼盯着萧瑟的无心,“无心,要不你来?”


  无心正想起身的时候,萧瑟就委屈巴巴看着萧崇,“哥哥,堂兄不要阿楚了,堂兄要把阿楚给坏和尚了。”无心笑容一僵,萧崇心疼的捏了捏萧瑟肉肉的脸颊,“不会的,你堂兄不敢。”萧凌尘无奈冲无心耸肩。


  萧崇轻声哄着萧瑟吃饭,萧崇记得他小时候也是哄过萧瑟吃饭的,萧瑟在萧崇连哄带骗下可算用过了午膳。


  萧崇深感带孩子比当皇帝都累,可是看到小小的六弟对自己露出极为依赖的神情心里可是软软的。萧瑟用过中饭之后换了一身白袍,拉着萧崇的手,“哥哥,我想去看看父皇和王叔,好不好嘛?”


  萧崇宠溺一笑,“好,我和凌尘陪你去。”


  萧瑟立马点头,冲姬若风摆摆了手,“师父父,我走啦。”姬若风笑着点头。


  无心看着两大一小出了大门,走到了雷无桀身边,笑的灿烂,“一见面就掳走,是吧?”


  雷无桀默默后退,“和尚,别冲动啊!”


  无心又是呵呵一笑,就追着雷无桀打。


  姬雪和叶若依对视一眼,一起出门逛街去了。


  等到了晚膳时,萧凌尘才牵着眼睛通红的小包子进来,无心立马迎了上去,“阿楚这是怎么了?”


  萧瑟哽咽着问无心,“坏和尚,父皇和王叔会好好的吧?”


  无心心里一疼,擦去萧瑟流下的泪水,“会的,他们看到阿楚幸福就会放心的。”


  萧瑟点点头,“嗯,谢谢坏和尚。”


  无心嘴角一抽,怎么又是坏和尚。


   萧凌尘闷笑,“好啦,阿楚应该饿了,先吃饭去吧。”无心无奈的跟在身后。


  到了就寝的时候,无心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估摸着小团子睡着后偷偷溜了进去,把小人儿揽在怀里安心的睡了。


  之后的几天,无心就眼睁睁看着萧瑟黏着萧崇和萧凌尘,一口一个“哥哥”叫的开怀,对自己却是一口一个“坏和尚”,气的无心一看到萧崇和萧凌尘就没好脸色,不过他好歹也看到了小时候的萧瑟是怎么样的,也算参与了萧瑟小时候的一部分,虽然每天都是醋坛子被打翻的一天。


  晚上,他又熟练的进了房间,却见萧瑟恢复如常的坐在床上发呆,他心里一紧,“阿楚?”


  萧瑟愣了愣,“无心?”


  无心一听这话,立马过去把人压在身下,“萧老板这几日可是让和尚我好生生气呢?”


  萧瑟脸微红,“和尚,你……”


  无心轻轻扯开萧瑟的衣服,邪笑道,“坏和尚我可是要好好和萧老板讨这笔帐呢?”说完就堵住了萧瑟的嘴。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姬某人说,王府主院的哭声求饶声持续了大半夜。


  据某两位新晋弟控说,他们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过自己弟弟了,至于为什么,他们也不敢问。


温馨小日常



  冬天的夜晚格外冰冷刺骨,使得本就畏寒的萧瑟更是早早钻进了被窝。


  无心进来时就看到他的萧老板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睡着,一张小脸在青色的锦被下更显得洁白如玉,只是丝毫没有血色。


  无心皱了皱眉,运起内力让周身变得温暖之后,就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把萧瑟揽入怀中,果然,萧瑟整个人冰凉无比,冻得无心打了个激灵,却依旧把萧瑟的双手贴上自己温暖的胸膛,把萧瑟冰凉的双脚紧紧裹住,用自身的温度去温暖萧瑟。


  萧瑟睁开眼,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回来了?”


  无心点点头,轻轻吻了吻萧瑟的额头,“你怎么这么凉,幸好我暖和。”


  萧瑟翻了个白眼,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嘴里嘟囔“这不是给你表现的机会嘛?”


  无心目光温柔的看着怀里的人,又紧了紧怀抱,轻声道,“睡吧,萧老板。”


  第二日一早,无心睁开双眼,就感觉到了怀里人原本冰凉的身躯已然变得温热,阳光撒在萧瑟的睡颜上,显得更加静谧柔和。


  萧瑟察觉到了无心炽热的目光,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和尚,早呀!”


  无心轻笑,“这一夜下来,萧老板的身子也终于暖和了,也不枉费小僧替萧老板暖身子,萧老板是不是要给小僧一点好处呢?”


  萧瑟眯起眼睛,凑过去轻吻无心的唇瓣,“如此可好?”


  无心目光暗了暗,骤然翻身将萧瑟压于身下,看着萧瑟有些疑惑的眼神,笑的邪魅,“萧老板,这可是你引诱的小僧呀,如此小僧就不客气了。”


  萧瑟哭笑不得,却顺从的揽住了无心的脖颈,轻声道,“和尚,轻点。”话毕主动的吻上了无心的唇。


  一时间,春宵暖帐,被翻红浪。


---------------------------------------


  一个小短片,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啥的

 

  第一次写无萧


残情番外二之过往

 


  沈巍洗好澡之后就看到夜尊懒洋洋的坐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沈巍走过去有些迟疑的看着夜尊。


  夜尊转过头来,看到沈巍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弯了弯眸子,“沈巍,坐。”


  沈巍坐到夜尊对面,“叫哥哥。”


  夜尊耸肩,“你还是怕?”


  沈巍点点头,夜尊一把拉过沈巍搂入怀中,把头搭在他肩上,“我已经好了。”


  沈巍也抚上夜尊搭在他腰间的手,“嗯。”


  沈巍蹭了蹭夜尊的脸,“你现在还会头疼吗?”


  夜尊淡淡道,“还好。”


  沈巍抿唇,“弹片还在吗?”


  夜尊云淡风轻的声音响起,“我已经取出来了。”


  沈巍瞬间急了,转过身看着夜尊有些苍白的脸色,“危险吗?”


  夜尊摇了摇头,“阿律亲自操刀,自然安全。”


  沈巍心疼的抚上夜尊的脸,“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苦。”夜尊勾唇。


  沈巍又想起了一件事,“你当初怎么会替人挡枪?还是胸口,你知不知道万一一个不小心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夜尊轻轻抚摸着沈巍因惊慌而颤抖的身子,沉默片刻后,才开口,“因为我不想让纯真的笑容消失。”


  沈巍紧紧看着夜尊,夜尊像想起了什么美好回忆一样笑了,“我当初第一次到那里看到的就是安安,她脸上的笑容温暖了我的心,那个笑容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了,所以当子弹飞向安安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让那颗子弹伤到安安。”


  夜尊收敛了笑容,“可那次之后,安安和阿和他们居然都去参加了魔鬼训练,我知道,他们怕了,怕我再也醒不过来。”


  沈巍心疼的搂住夜尊,夜尊继续道,“其实在那里我们都被称之为异能者,所以分组的时候我们几个就被分到了一起,之后就一起走过了之后的日子,那时候的时光,是真的幸福。”


  沈巍有些嫉妒,但又感谢他们,如果不是照顾着弟弟,或许现在的弟弟会更冷漠,“那你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差成这样?”


  夜尊叹了口气,“大战的时候伤到了我的根基,所以虽然我比你强,但一旦受伤,我所受的疼痛会比常人痛十倍百倍,这就是为什么会在icu躺几个月的缘故。”


  沈巍捧着夜尊的脸,正色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再也不会。”


  夜尊轻笑,抱起沈巍就往床上走,沈巍不自觉红了脸,有些羞涩,却被夜尊轻轻打了下额头,“哥哥,你在想什么?我只是困了想睡觉而已。”


  沈巍有点失落,原来不是他想的这样啊,但随即又有些开心,弟弟居然叫自己哥哥了,平常只有在床上才能听得到。


  夜尊把沈巍往怀里搂了搂,“哥哥,我还是心疼你的腰的,所以,亲爱的哥哥,晚安。”


  沈巍满目深情的凑过去吻了吻夜尊微凉的唇,“我的爱人,晚安。”说完就乖乖的抱着夜尊的腰睡了。


  月光洒进来,一室静谧。


残情(九)


  夜尊苦笑的对着慕容安,“这么不放心我?”


  慕容安点点头,“你又受伤了”


  夜尊没说话,慕容安也没说话,紧紧盯着夜尊。


  夜尊叹了口气,整个人缩在了沙发上,“想问什么就问吧。”


  慕容安顿了顿“Lithromantic。”


  夜尊疲惫的阖上眼,默认了。


  慕容安不自觉皱起了眉,“怎么会这样?”


  夜尊笑的苦涩,“这不挺好的?正好断了所有可能性。”


  慕容安抿唇,“我就不信你觉得真的好。”


  夜尊大笑,“那我还能怎么样?像我这种人天生就不配得幸福不是吗?我以为苦尽甘来之后我就可以放下一切和沈巍好好的,可是呢,现实又给我当头棒喝,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有多忍耐才没有把沈巍从我身上推开,沈巍每一次的触碰,我都觉得无比厌恶。”


  说着说着夜尊流下泪来,“可是怎么会呢?我明明最想要的就是哥哥的一个拥抱啊!到底是为什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呢?我每次想断了哥哥的念想时,又会因为他的悲伤而妥协,恐怕现在所有人看来,我都是一个渣男吧。”夜尊痛苦的捂住脸,“我不想这样的,我想让哥哥开开心心的。”


  慕容安心疼的搂住夜尊,“阿夜,哭吧。我们都在。”


  等夜尊哭够了抬起头来,“安安,我现在是不是很狼狈?”


  慕容安摇摇头,“怎么会呢?阿夜是最帅的。”


  夜尊擦去泪水,“安安,我想回去了。”


  慕容安点头,“好,我们回去。不过回去之前,你是不是要和秦爷爷和沈巍说一下?”


  夜尊轻笑,“嗯。”


  夜尊找了沈巍许久,终于在天柱旁找到了人,“沈巍,我要回去了。”


  沈巍瞬间抬头,“为什么,就因为那个女人?她有这么重要?重要到你为了她挡枪?重要到你直接抛弃我到她身边?”


  夜尊波澜不惊的声音,“沈巍,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与其这么纠缠下去,不如现在断的干干净净,省的令人厌烦。”


  沈巍笑了,满是痛苦,“只有你觉得厌烦吧?”


  夜尊也坐了下来,“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你的夜尊了。每个人都会成长,沈巍,我已经成长了,你呢?”


  夜尊也没指望沈巍说什么,继续道“说实话,我到龙城的这些时间,都快认不出来你了,之前那个杀伐果断的沈巍不见了,有的只剩这个被儿女情长所困的沈巍。”


  两兄弟沉默良久,夜尊起身想走的时候,沈巍哑着嗓子,“弟弟,你等我万年,现在换我等你。无论你还回不回龙城,我都在龙城等着你。”夜尊眼眶一红,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地星。


  飞机上,夜尊看着慕容安欲言又止的样子,“安安,你瞒着我什么事?”


  慕容安张了张嘴,还是说出了口,“我把这件事告诉赵云澜了,而且还把你手机号告诉了他,至于赵云澜会不会和沈巍讲,我也不知道。”夜尊沉默,慕容安有些迟疑道,“我怕你好了之后,会后悔。”夜尊揉了揉慕容安的头发,没说话。


  一年的时间,赵云澜看着越发阴沉的沈巍,终是把夜尊的事告知了他,并和他细细讲述了关于Lithromantic的事。


  赵云澜无法用语言形容沈巍知道这件事时的喜悦,好似在大海上漂浮的绝望的人看到的最后一丝希望,哪怕下一秒沈巍又忧心忡忡起来。


  沈巍要到了夜尊的手机号,并为之买了一个手机,认真的和赵云澜学着如何使用手机,郑重的把夜尊的号码存到了手机里,通讯录里就夜尊一个号码,并拒绝了保存赵云澜的手机号,“弟弟是独一无二的,无法替代。”硬是让还是单身的赵云澜吃了一嘴狗粮。


  沈巍每天都会和夜尊发消息,哪怕夜尊从没回过沈巍的消息。


  兜兜转转又是七年的时间,慕容安和云律结婚了,暮晚归也和秦时结婚了,也有了五岁大的一个女儿。特调处的人受邀去参加了秦时的婚礼,可惜的是,夜尊并没有出现。


  如今,连郭长城和楚恕之都破除万难要在今天举行婚礼,沈巍看着在庄重宣誓的两人,落寞的低下了头,耳边传来夜尊淡淡的声音,“不开心?”


  沈巍惊喜的抬头看向夜尊,“弟弟?”


  夜尊点头,“想不到呀,这两人居然还真的办起了婚礼。”


  沈巍现在根本顾不上周围,心里眼里都只有夜尊一人,小心翼翼的牵住了夜尊的衣袖,唇角微微上扬。


  夜尊瞥了一眼,有点心酸,那是自己的哥哥啊,以前放在心尖上的人,如今却被自己逼成这样,叹了口气,拂开沈巍的手,在沈巍伤心的眼神中把人拥入怀中“哥哥,我回来了,不走了。”


  沈巍惊喜的搂上夜尊的腰,“好。”


  耳边传来司仪问两位新人是否愿意不离不弃结为伴侣时,沈巍紧了紧抱着夜尊的手臂,“我愿意。”夜尊勾了勾唇。


  赵云澜看到两人相拥在一起后,也笑了,攥紧了一旁祝红的手。


--------------------------------------------------------

Lithromantic:性单恋,指的是在你对某个人产生好感后,只要对方对对表达出同样的喜爱,你就仿佛被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下就不再像之前喜欢那个人了,甚至还会厌恶他,讨厌他的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