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久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

残情(三)


   就这么平淡的过了一周后,在特调处内平常的一天,自从夜尊来到特调处后,沈巍除了上课以外别的时间都是在特调处,甚至在特调处内批改作业,只要夜尊在。


  今天也不例外,特调处内只有赵云澜,沈巍,汪徵和桑赞,别的人都去做别的事去了。


   突然,夜尊在办公室里充满怒气的声音传了出来,“你疯了?”四人全部望了过去,依旧是充满怒气的声音,“你别太过分。”显然夜尊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过响,不耐烦的设下了个结界,门外四人只能看到夜尊依旧在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直到最后夜尊沉默,挂了电话后,一把把手机摔到对面墙上,拿出抽屉里的纸张写写画画着什么,最后用能量修复了手机,撤了结界走了出来。


  沈巍担忧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夜尊摇摇头,对赵云澜道“我有点事,最近可能不太会来特调处。”看到赵云澜点头后,夜尊就出了门。


  因为这个小插曲,沈巍几乎有一个月没见到过夜尊,直到赵云澜支支吾吾和他说,夜尊最近和某个男人走的很近。


两人站在“初心”酒吧外,沈巍黑着一张脸走了进去,放大神识寻找着夜尊,直到看到在最豪华的包厢内夜尊搂着怀中黑衣青年,笑的温柔,沈巍身子一颤,紧紧掐住自己的手心。


  夜尊也感受到了沈巍的到来,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在地,有些烦躁,但是依旧温柔的对着怀中的青年说话,是的,夜尊就是为了一个任务才来到的龙城,怀中的黑衣青年就是他的任务对象,青年偏爱银发男人,这样就给了夜尊一个极大的机会。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是收网的日子。


  第二日,夜尊成功结束了这个任务,看着被手铐铐住的青年,“下辈子做个好人。”说完就回了家,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澡,突然想起昨晚出现的赵云澜和沈巍,头疼的厉害。


  刚走进特调处,夜尊就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氛,走到里面才发现沈巍低着头坐在沙发上,赵云澜在一旁挠着头,看到夜尊的那一刻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今天怎么来了?”


  夜尊挑挑眉,“打扰到你和沈巍了?”


  赵云澜连忙摇头,沈巍沙哑的声音传来,“你最好我和赵云澜在一起,是不是?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了,是吗?”


  夜尊明白沈巍吃醋了,淡淡道“我那是任务。”


  沈巍瞬间抬头,希冀的看着夜尊,“那,你不喜欢那个人是不是?”夜尊点点头。


  赵云澜促狭的笑,“第一次看到黑老哥吃醋。”


  沈巍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夜尊抿了抿唇,走进了办公室。


  直到下午才出来,看着外面闹成一团,坐到赵云澜身边,“怎么了?”赵云澜摇摇头,“他们一直都这样。”沈巍递过来一杯茶,夜尊接过道了声谢。


  突然,夜尊的手机响了,在听到这个特定的铃声后,夜尊撑着桌面的手倏然一顿,缓缓掏出了手机,接通后没说话,直到苍老的声音传来,“回来看看吧。”


  夜尊红了眼,自从上次自己头部中弹后老爷子就和自己吵了一架,断了联系。


  夜尊轻轻“嗯”了一声,“您身体还好吗?”


  秦正叹了口气,“还不是被你气的。身体不好一定要去做这种危险的任务,还赌气出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夜尊轻笑,“我明天就回来。”


  秦正也笑了“好,我让你秦姨准备你爱吃的东西,好了好了,我下棋去了。”夜尊笑着挂断了电话,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看着早已安静下来的众人,“怎么了?”


  赵云澜迟疑了一会儿问道“明天你又要走?”


  夜尊点头,“去看一个老顽童。”


  沈巍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夜尊想了想,“待两天就回来吧。”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沈巍,我们谈谈。”


  沈巍眼睛一亮,“好。”


  门外,夜尊双手环在胸口,锐利淡漠的眸子扫过沈巍时毫无波动,看的沈巍心一紧,“弟弟。”


  夜尊勾起浅色的唇,“我们不合适。”


  沈巍抿了抿唇,“合适的。”夜尊没说话,沈巍继续说,“我与你可以有很长的未来,不像别人,他们只有短短数十载光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你到天荒地老。”


  夜尊看向沈巍,淡漠的眸子对上期冀的眸子,“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


  沈巍上前一步,“我可以了解你,你也可以试着了解我。”


  夜尊挑眉,“可我不愿意。”


   夜尊说完就看到了沈巍瞬间盈满痛苦的眼神,沈巍大笑,笑声尖利无比也凄凉无比“夜尊,你说我狠心,你难道就不狠心吗?你当真不愿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夜尊皱了皱眉,“机会?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


  沈巍眼眶通红,“我知道之前是我错了,可是我求你,不要这么快放弃我,好不好?”


  夜尊解开衬衫扣子,露出胸膛上的刀疤,沈巍死死盯着夜尊刀疤,疤痕在白色的肌肤上尤为明显,“我可不想有个天天砍我的爱人,沈巍,我已经没有心了,所以你放弃吧。”


  沈巍手指颤抖着抚摸上夜尊稍显冰凉的胸膛,“很疼吧?”


  夜尊后退一步,把扣子扣好,“你觉得呢?”


  沈巍紧紧咬住下唇,“弟弟,这次换我来追你的步伐,好吗?”


  夜尊眯了眯眼,“何苦呢?”看到沈巍执拗的眼神后终是没说什么话走了出去。


  夜尊去了他口中的老顽童家,在这短短几天内,依旧没有人能和夜尊联系到,说也奇怪,赵云澜想知道夜尊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时,却被告知夜尊的档案是绝密,甚至连夜尊在哪个部门的都不知道,让赵云澜气的摔了好几次手机。


  直到夜尊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叶城的公安机关的局长亲自给赵云澜打了电话,提醒他要时时关注夜尊的身体,让赵云澜感觉有些奇怪,随即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夜尊认识秦正的时候是夜尊昏倒在了叶城的大街上,正好被秦正看到送到了医院,之后两人便情同爷孙,但之后一年,夜尊出任务时头部中弹,性命堪忧,身上的暗伤又齐齐反扑了出来,足足躺在icu三个月才捡回了一条命,之后秦正老爷子就死活不让夜尊接触这方面的事,两人大吵一架,夜尊出了国,但是在刚出国的时候还是与秦时(秦正的孙子)有联系的,之后就断了联系,直到去年才又联系起来。


  赵云澜把这件事告诉沈巍的时候,沈巍一个控制不住体内的戾气,客厅毁于一旦,赵云澜咽了咽口水,“那个,夜尊头部还有弹片没有取出来,风险太大。”


  沈巍攥紧了手,“谢谢,现在不早了,你回去吧。”


  赵云澜不放心的看了沈巍一眼,就出去了。


  沈巍一直低着头,等到赵云澜离开了许久才抬起头来,原本淡如水的眸子早已血红一片。


----------------------------------------------


  不喜勿喷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