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久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

残情(六)


  约定的日子一到,赵云澜就催着夜尊去接林旭和,说什么好不容易看到夜尊的好友必须要好好接待一下,夜尊呵呵。


  等到夜尊把林旭和接回来之后,赵云澜就提议好好招待招待他,在听到赵云澜说要“爬山”的提议后,林旭和瞬间摇头,“不行,不行,不去爬山,我可不想再被阿夜吓一次。”


  夜尊一顿,无奈道“我都说了那是意外。”


  林旭和白了一眼夜尊,“你是不知道我们几个看到你滚下去的时候有多慌!”


  夜尊叹了口气,沈巍急忙道,“你说清楚点,什么滚下去,弟弟怎么了?”


  林旭和喝了口茶,“就是有一次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正好犯罪嫌疑人躲在山上,抓到他之后,我们下山的时候,阿夜突然就直接滚了下去,我们几个吓得连滚带爬的去追阿夜,后来阿夜昏迷了一周,把我们几个吓得呀!”


  沈巍攥紧了手,赵云澜咽了咽口水,“他的身体出什么事了?”


  林旭和摇摇头,“不知道呀,不过之后我们就真的把阿夜当瓷娃娃一样供着,毕竟当时真的吓死我们了。不过最吓人的还是,阿夜帮安安挡枪的时候,子弹正中胸口,等我们回过神的时候,阿夜已经躺在急救室里了。”


  夜尊轻飘飘道,“你可以闭嘴了,不然我的家底都要被你抖搂出来了!”


  林旭和尴尬笑笑,突然又道“阿夜真的很坚强,对着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药时阿夜一点都没喊疼,还温柔的和安安说没事。啧,我觉得阿夜不如改名叫夜坚强算了!”


  赵云澜笑了笑,但笑容里带了丝心疼,“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夜尊淡淡道,“哭的时候没人哄,学会了坚强;怕的时候没人陪,学会了勇敢;烦的时候没人问,学会了承受;累的时候没人依靠,学会了自立;一个人,如果不坚强,软弱给谁看?”


  所有人都沉默了,沈巍心疼的看着夜尊。


  趁着夜尊转身和赵云澜交谈的时候凑过去问沈巍,“你知不知道阿夜以前被什么砍过吗?”


  沈巍愣愣道,“什么意思?”


  林旭和不好意思道,“那个,我之前催眠过阿夜,然后阿夜一直喊疼,说什么不要砍他之类的。”


  沈巍瞬间想起了斩魂刀,召唤出斩魂刀后,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弟弟。”


  夜尊注意到了沈巍的异常,走了过去,“怎么了?”


  沈巍看到夜尊的时候,紧紧拉住了他的手,“弟弟,我错了。”


  夜尊瞥了一眼林旭和,看到他戏谑的眸子后,没有说话,安抚的拍了拍沈巍的手,偏头看向地上的斩魂刀,眸子沉了沉,回过头去看着沈巍,心里明白了什么。


  沈巍紧紧盯着夜尊的脸,看到他微沉的眸子后,整个人仿佛被丢到冰天雪地里一样冷得刺骨,抖得厉害。


  夜尊感受到了,坐到了沈巍身旁,轻轻拍着沈巍的手,安抚着他的情绪。


  赵云澜眨了眨眼,把林旭和拉到一边,问清楚事情之后,忍不住对林旭和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了哥。


  等到沈巍冷静下来之后,也依旧没有松开夜尊的手,静静地听着他们讨论去哪给林旭和接风洗尘,众人最后一致同意去火锅店。


  沈巍忍不住偏头看向夜尊,他看见了夜尊因为林旭和到来而不自觉柔和下来的脸庞,看到了他脸上温和的笑意,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夜尊笑的这么温柔。


  夜尊感觉到了沈巍的视线,也转头看向他,“怎么了,吃不了辣?”


  沈巍看到夜尊眼里的柔和,不自觉点了点头,在看到夜尊微微蹙起了眉头后,忍不住一僵,随机夜尊又舒展开了眉头,“放心,还有清汤锅。”


  沈巍轻轻点头,看着夜尊起身,走向林旭和,林旭和也十分自然把手搭在夜尊肩上,继续和赵云澜谈笑,沈巍心里酸涩的厉害,忍不住悄悄缩了缩手,那里还有着夜尊微凉的体温。


  众人搓完一顿火锅之后,祝红迷迷糊糊的道,“旭和,你不会要和夜尊一起回去吧?”


  林旭和也喝大了,靠着夜尊道,“对呀,我和阿夜什么关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林静也喝大了,但总觉得这句话有点歧义,这时林旭和又迷糊道,“你们是不知道阿夜在床上的样子,那叫一个……”话还没说完,林旭和就睡过去了,。


  夜尊头疼的看着这个一句话惊讶住了众人的罪魁祸首,“他喝醉了,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


  沈巍喝不了酒,此时是神思最清楚的人,但听到林旭和这句话之后,他觉得还不如喝醉了好。


  夜尊回到家后,把林旭和收拾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今天的事情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不喜勿喷


评论(2)

热度(29)